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差忒 | 28-Mar-16, 00:43 | 。 文 化 。 | (13 Reads)

我們在各自的世界裏互相招手、微笑,濺起沙土,因為我們急於同行,要更快地追上我們的步伐。我們預先把車泊好,不需要快,只要相相同行,就好;沿著停車場的小路,一步一步一步,笑著說著,尋找我們飢荒的夢。

沒有人。

拾級而上。

 (閱讀全文)

差忒 | 13-Jul-15, 00:02 | -- 餘 閒 --, 。 詩 詞 。 | (11 Reads)

Picture

藝術館將用3年翻新, 閉館前再看, 有一個舊的展覽結合文字與視覺, 甚好; 另有遊人"30秒寫詩"投稿, 甚好!

疏練, 觸角甚差。 


差忒 | 03-Feb-14, 02:10 | -- 瑣 事 -- | (15 Reads)

我們走著,慢慢地走著(自以為),慢慢地走馬看花,因此,你兩手空空,離開了這片綠油油的田原,而你卻自以為找到你口中的誓言。

那是一個不能呼吸的陰天。你有如一貫的你,你掙扎,掙扎你口中的幸福,你便被幸福綁得更緊,你便不能呼吸,你便更加專注你一貫的掙扎;因此你看不到眼外的凶險,那裏有一個淺笑的屠夫緊握你幸福的手。

那是一幀矛盾的相片。你就是矛盾,你就是你口中的誓言。在一些厭惡的工作中你找到了你的謊言。

一刀把你自己濺血。

我走著,靜靜走著,輕輕摸著污黑的磚牆,細細看著腳下的水氹,朝你血泊的現場走去。你卻還說道你到了你口中的天堂。

我只有笑而不語。

(因為你沒有停留。)

我走著。

我牽著他,走過。

(也許,我會為你停留。)

(也許,在某時。)


差忒 | 06-Jan-14, 03:15 | -- 日 誌 -- | (7 Reads)

new year.

so everyone says happy 2014.

--- 

一些吹過來的彩紙要紮地生根了,不如就泡在這片白花花的銀河。

---

it never gets easier.

the whole damn thing is coming to catch your darkness.

the only thing you can do is

having an alternative plan. 

brave yourself please.

----

沙漏。指示燈。等待。散髮。笑臉。掌心。

--

尋找一些不存在的渴望,得先深呼吸,在被推倒地上、受身之時,就是那麼一瞬間,靜思,然後連帶所有自我翻滾幾回吧。 


差忒 | 02-Dec-13, 01:07 | -- 日 誌 -- | (4 Reads)
Whatever will be, will be.
Move along, climb higher!
---

忘掉日子,奔向無知。
---

這刻無價,請珍惜此刻,痛苦,為了完美一個你。
一個你。
-- that's it, we all face it, we all fear it, we all fuck it.
--
不得不說, 打從心底我有無盡的詛咒, 我有一些不能明說的毒言
正是如此, 我更要說得滿口仁愛
抑或從此拋棄

---

那些人吵吵鬧鬧, 我低頭玩電話,
我低頭暗笑。

差忒 | 07-Nov-13, 18:30 | -- 日 誌 -- | (13 Reads)
Bullshit. (閱讀全文)

差忒 | 04-Nov-13, 02:22 | -- 瑣 事 -- | (14 Reads)

這晚,拖著酸軟的雙腳,他下了巴士。

 

 (閱讀全文)

差忒 | 25-Sep-13, 03:13 | 。 詩 詞 。, -- 瑣 事 -- | (7 Reads)

《你的27,和27的我》

我聽到蟲鳴,在我耳邊,鳴起一些如針的撕裂,而我便雞皮疙瘩。
因為我聽到我蔑視自己的眼神,從四方八面,我就是拷問台上的犯,沒有一點豪氣。
如此的我,要裝著忘情的工蜂,不是沒有留戀,而是根本沒有把花兒放在心上‧
因為我是多變的氣候,在高低之間的氣壓,形成一襲襲冷靜與熱情之間的
你是如此不可捉摸,天上的星,潭中的月,我說,都是你
為此,每次渴得快死的我,每次閒逛走來的你,我鯨吞所有的你。所有的你
我甚至沒有驗證的謹慎。我甚至披上你,我以為我就是你
你就是我?連倒鏡也破碎得看不清追來的車輛,我只有的是毫不畏懼的踏盡油門
撞車也罷,反正我早己陷入
一場賭上我四年乾涸的湖,沒有鴛鴦,沒有天鵝,一場熊熊的車禍
有如一朵曇花,在我快失去青春的時候,我只有於深夜瘋狂燃燒
或許我失去的花,就會無預示地吞噬所有的我
或許我享受的花,就會安然平穩歡唱我的所有
反正我早己陷入。在黑影與鏡子之內,自編自導,不如說
自給自足:沒有所謂的鯨吞
這個酸澀的橙,被趕上失火的山林,如此就遠眺一會吧,在快死的頂峰上
滾下去、滾下去,於是一身瘀青,於是陌生人都說這個熟爛的橙
於是我一口吞下,沒有剝皮,渴得如我,只有拼死以我注滿這四年乾涸的湖。
眨動的招牌,帶來澆不熄的雨,一直注視每夜不飽足的壽司店外
唸唸有詞的街頭賣藝,飄零至此,至此回家的路我走完一切
我對你的關愛,我只好進入晃動的影子,舞弄,兩三個垃圾箱上的煙頭
所以我說喝下灰燼後,只得無言地走過那兩三個燃燒中的灰燼,旁若無人
我被籠罩在赤裸的大氣電波,我就是割肉的王。我就是橋下露宿的王。
我就是入夜沒人的小公園,除了絲絲蟲鳴,便長寂如斯
長寂如斯,總會幻想一些立方體、隧道,以及溫柔的床。
耳後嗡嗡作響的蟲兒啊,請你繼續刺破我所有的七彩繽紛的氣球
最後我掉下懸崖,掉下童真,我就是沒有青春的開拓者,開闢如果存在的你和我
一起找尋丟棄已久的自由、
瘋癲,
以及凌厲的目光。

20130925
20131002 3:32am


差忒 | 17-Sep-13, 20:59 | -- 瑣 事 -- | (2 Reads)

水手都是瀟灑的一群,是兼職的出家人;他們拋開地上的繁囂,離別家中的老幼,頓入海浪之中。無麈無垢,緣起緣滅,有如浪,有如風,有如海上終老的孤獨水手:來了,就收帆掌舵,去了,揚帆駛去--放浪多時,然後,船終也泊岸,水手也回到這麼諷刺的世代。

可是行船間,他們都是自然自在,無我,黝黑的身體就是海上苦行僧的最好證明。狹隘的船艙是山上的泥洞,是岩中的石窟,那裏只有燈塔的燭光燃起他們各自晚上思索的一片頓悟。

不如說都是海的緣故。

是那我迷戀的藍,一片我的迷戀。

與海為伴,因此,水手也許是我心中的幻化,心中的執著。那些終日叫自己放下的執著。為此,我嘗試尋找令我入睡的業,我說,時候到了,我就拋開手中的我,狂熱地去忘懷,瘋狂地放下,無我,因為這是夢,這是浪,這是風,我就乘風破浪,御雲而去,投入我的一片迷戀。

諷刺是我到底還是一個孤獨水手‧

此刻,我再次在海中出家。


差忒 | 16-Sep-13, 02:18 | -- 日 誌 -- | (9 Reads)

"I don't want to die without any scars."
damn, so TRUE.
"...turn off the light, we are going into the night."
ok, then work it out.

 (閱讀全文)

差忒 | 01-Sep-13, 22:41 | 。 文 化 。, 。 小 說 。 | (32 Reads)

昏黃的氣氛,好像那繁華的街燈下,那照亮的一角,只有他們二人在晚餐──那碟發臭的飯,已經讓他倆笑聲不斷,一切都如流水般穿過殺戮的森林,背景的血腥沒有了,星光下,只有潺潺水聲,點點星光,粼粼波光── 一些吃飯上班睡覺放假的生活,漸漸也會磨蝕,因此愛上不用思考的例行公事,也討厭了無生趣的日常慣例──都不要讓自己/彼此掙扎,只不過需要在這些所謂的生活中灑上幾點快樂,就可以調出回憶的味道了。

 (閱讀全文)

差忒 | 15-Aug-13, 01:23 | -- 日 誌 -- | (6 Reads)

我不再記起,因我已不再。

要好好了解才好,因我已不再。

包容,因我已不再。

不能為此生氣,因我已不再。

一點不剩,我就揚袖而去,因我已不再。

你得抓緊我,因我已不再。

我不再自重,因我已不再。


Next